>

全球流动性虽多奈何消费寥寥,各国央行恐从振

- 编辑:王中王开奖结果 -

全球流动性虽多奈何消费寥寥,各国央行恐从振

华盛顿/法兰克福4月14日 - 全球央行总裁们通常担心的是何时撤回低息流动性的问题,但当他们本周齐聚美国华盛顿,面临的将是另外一个问题:如何使全球吸纳所提供的流动性。

华盛顿/法兰克福10月1日 - 在金融危机期间,各地央行是让拯救全球经济的主力,但现在,他们可能只能当个配角了,无力使全球摆脱低增长和戒除廉价信贷瘾。

图片 1

图片 2

2011年8月8日,在布达佩斯拍摄的美元、欧元和瑞郎纸币。REUTERS/Bernadett Szabo

2015年9月1日在华盛顿拍到的美联储大楼图片。rREUTERS/Kevin Lamarque

在潮水般的低息资金和历史性的负利率尝试面前,发达国家的家庭和企业却并没有借款。信贷增长一直持平,一系列经济指标表明,当前全球已经变得更加谨慎,几乎没有可能出现央行所期望的效果。

尽管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央行已将利率降至零附近,而且还推出了规模总计7万亿美元的货币刺激措施,但全球投资和增长仍低于危机前的水平,而且需求低迷正在压低大宗商品价格,进而损及发展中经济体。

美国家庭趁机偿还抵押贷款,而不是抵押房产来贷款消费,这与那些帮助引发2007年金融危机的行为已经不同。一项由芝加哥联储编制的家庭、银行和企业杠杆率综合指数已经近四年一直低于均值。

“这给人类的忠告就是:你们尝试了所有这些货币政策手段...而到头来却没能回到应有的状态,”标准普尔的首席全球经济学家Paul Sheard说。Sheard还暗示,央行现在或许是该承认,他们的利率已卡在零水准,是时候让其他决策者上场了。

欧洲和美国的企业在储备现金,日本央行采取了负利率但还没有刺激到消费、企业投资甚至是对经济反弹的信心。

实际上,央行官员面临两难境地,他们要么更多仰仗政界人士推出更多措施来提振经济,要么自己开始新一轮的尝试。

即便全球流动性扩张,但对流动性的需求依然低迷。

但两种情况皆有风险,而且效果不定。

“你不能凭空造出需求。现在亟需的是创造一个让企业和家庭有信心进行消费的环境,”一名直接参与20国集团谈判的日本高级官员表示,本周谈判将在华盛顿继续进行。

自2008-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一些机构就在呼吁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实施能让日本和欧洲开放市场的改革,以及在德国等国家直接实施财政刺激措施,但几乎无人以实际行动来响应他们的呼吁。要是把更多担子压在政府肩上,则央行可能会难有大的作为,而且还可能引发危及自身独立性的政治反弹。

“全球愈发感觉到,仅靠货币政策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而若选择进行更多尝试,例如实行负利率或直接为政府支出融资,则可能更加令人担心央行正在进一步偏离其核心竞争力。

**如何刺激需求**

此外,还有一种愈发不受推崇的选项:加大原有举措的力度。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继续买债以刺激信贷,而美联储和英国央行也可以重启分别于2014年和2012年结束的购债计划。

决策层此次齐聚华盛顿,将聚焦如何刺激需求。在发达国家消费者和企业愈发谨慎之际,中国随着经济继续转型,其增速在减缓,可能会削减投资和原材料购买。

但正如IMF指出的那样,日本和欧洲经济不太可能加速增长,除非进行深入的结构改革。

IMF提倡且多次重申的解决办法就是,通过政府支出,尤其是基础设施领域的支出来改善低迷状态,并通过就业市场和其他更有效的改革举措,来推动经济加快成长。

事实上,日本上个季度可能已经陷入了衰退,即便日本央行自2013年4月以来向经济注入了1.5万亿美元资金。

若没有这些举措,经济前景可能仍了无生气。IMF一年内第四次调降经济成长预估。

在美国,美联储的量化宽松因稳定了金融环境而获得好评。但政策制定者并不确定,量化宽松创造了多少经济成长,以及其最终的效果如何。

主要国家央行一致认为,他们各自采取进一步政策举措的效果可能有限,在这一问题上他们愈发成为同盟。

美国失业率从2009年衰退时的峰值下降了一半,目前略高于5%,不同的研究发现,量化宽松对此的贡献仅有0.25到1.5个百分点。

虽然美联储去年12月开始收紧政策,启动近10年来的首次加息,但之后却对全球需求低迷以及美国是否会继续其自己的收紧政策路线流露出谨慎之意。

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急速膨胀,也未能将通胀拉抬到良好的水平,美国的通胀水平还远未达到美联储的目标,日本和欧元区则处在通缩的边缘。

美联储目前似乎暂不会进一步加息。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都在讨论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

理论上,资金充裕加上低利率,应能鼓励借贷,促进支出与成长,但危机结束后,在家庭、企业与政府削减债务规模的情况下,主要经济体的表现并未照着这套剧本走。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主管Adam Psen表示,美国似乎陷于2%的经济增速范围,“虽然较慢但可持续”。他说,企业投资落后,而且没有指望会迅速改善,家庭支出也已放缓,而且这种转变或许会长期持续。

**效益递减**

储蓄率与家庭财富正在上升,债务偿付占收入的百分比下降,消费仍维持温和成长。

由于量化宽松的效果已有强弩之末的态势,央行总裁原本的超级英雄角色,已转变为旁观者,顶多也只能担任配角。

“我认为我们应该抱持这是家庭行为出现实质改变的想法,那意味着消费者的负债程度比过去少了许多,”Posen表示。

“人们对于央行所能做的事情,抱有过高期望。”欧洲央行副总裁冈斯坦西欧日前接受专访时表示。就业市场萎缩等因素导致欧洲经济增长潜力疲弱。货币政策对此鞭长莫及。他说,“其他决策者也该尽到责任。”

**德国态度审慎,银行业如履薄冰**

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普雷特也指出,从底部升息可能是一大挑战。“在某些主要经济体,零利率的时间,比之前所有政策利率维持得还要久,”他在一项会议上表示,“经济可能已经过于习惯这个数字。”

德国也审慎氛围当道,尽管欧洲央行努力刺激支出。

美联储官员目前仍坚持一贯想法,认为美国本身就能产生足够需求与投资,达到联储的通胀与就业目标,促成升息,不论其他地区的情况何等疲弱。

德国官员已有好几年的时间,对动用其财政大权、低廉信贷与庞大贸易顺差以刺激需求的呼吁视若无睹。德国企业也是锱铢必较,自2012年以来,企业储蓄增加超过15%,同时删减投资。

但美联储上月推迟升息的决定,显示其想法出现动摇。一名美联储成员甚至呼吁“负”利率--形同对持有过多储备的银行课税,促使他们让闲置资金得到运用。

欧洲央行1.7万亿欧元量化宽松计划帮助提振了房市,但并未促使消费者支出或企业投资上升到足以增加成长与降低失业的程度。

这个点子或许偏激,但也显示央行可能在通过量化宽松进入的新领域中越走越远。

“很难察觉消费成长将来自何方,”安智银行驻法兰克福分析师Carsten Brzeski表示,他说企业与家庭行为都反映出经济成长前景黯淡无光。

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霍尔丹近期演说时表示,各国央行官员可能需要接受一项事实,即昔日通过调整利率来提振就业或抑制通胀的美好时光,可能一去不返。

“虽然利率很低,但整个欧元区的企业存款还是增加了。他们宁可把钱存着也不愿投资。”

“当前央行的一些实践可能需要从根本上重新考量,”他称。

可能会有好的一面。如果企业和家庭存放充沛的现金,万一未来景气下滑,将可提供缓冲作用,这可能使得下次的衰退程度会比之前的来得较不那么严重。

花旗外汇主管Steven Englander近期在报告中指出,在全球增长长期偏低的情况下,各国央行可能必须打破最后的禁忌,直接开始印钞来支持政府支出。

某种程度来说,更缓慢且小心翼翼的增长,如今可能意谓着更稳定且较不严重的商业周期,正是2007-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过后改革努力所希望达到的结果。

“这直接为经济挹注购买力,将促进经济活动或推高通胀,抑或两者兼顾,”他写道,将直接印钞与量化宽松作比较,后者并不能保证新发货币将增加支出。

国际清算银行已承认,近几年对全球商业银行所施加的一连串新资本和杠杆要求,将会付出代价。

考虑到以往多次出现的通胀飙升情形,这类政策并不为各国央行官员所乐见;而早已痛批美联储及欧洲央行“准财政”措施捞过界的人士可想而知亦将大为不满。

举例来说,BIS预估,银行被迫每额外增加一个百分点的资本,经济产值就会减少0.09个百分点,对杠杆操作设限也会让经济产值有类似的降幅。

但在各国政府无法或无意引领经济成长的状况下,央行所承受的压力不会在短期内消失。

然而,BIS发现,长期来说,由于金融危机的代价更高,因此降低危机风险,让金融体系更加稳定,这样的好处将是值得的。美联储和其他主要央行也认同这种看法。

“我们无可避免地面临这个问题:如何取得更高的成长?”澳洲央行总裁史蒂文斯近期表示。“理智的人士明白,我们所想要的这种成长,无法仅凭央行调整政策即可达成。”

由于这些规定限制了经济增长,企业和家庭也不愿支出,在华盛顿讨论的议题在于后危机的审慎气氛本身是否已变成一项风险。

编译 汪红英/张荻/陈宗琦/龚芳; 审校 张涛/戴素萍/王丽鑫/徐文焰

在周三公布的全球金融稳定年度报告中,IMF官员们提出了全球经济情况“成功正常化”所需的条件。

这当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系统性发达经济回升中所承受的经济风险...在过去两年系统性发达经济体下滑时,民间投资增加4.0%;民间消费则增加1.0%。”

编译 李春喜/李爽/陈宗琦/戴素萍 审校 白云/汪红英/杜明霞

本文由谈股论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全球流动性虽多奈何消费寥寥,各国央行恐从振